《必须弯腰拔草到午后》 《田园》

小海的诗

(一)

必须弯腰拔草到午后

男孩和女孩
象他们的父母那样
在拔草

男孩的姑妈朝脸上擦粉
女孩正哀悼一只猫

有时候
他停下来
看手背
也看看自己的脚跟

那些草
一直到她的膝盖
如果不让它们枯掉
谁来除害虫

男孩和女孩
必须弯腰拔草到午后

(二)
田园

在我劳动的地方
我对每棵庄稼
都斤斤计较
人们看见我
在自己的田园里
劳动,直到天黑
太阳甚至招呼也不打
黑暗早把它吓坏了
但我,在这黑暗中还能辨清东西
因为在我的田地
我习惯天黑后
再坚持一会儿
然后,沿着看不见的小径
回家
留下那片土地
黑暗中显得惨白
那是贫瘠造成的后果
它要照耀我的生命
最终让我什么都看不见
陌生得成为它
饥腹的果物
我的心思已不在这块土地上了
“也许会有新的变化”
我怀着绝望的期冀
任由那最后的夜潮
拍打我的田园

 (三)

村庄

那人中第一的村庄沐若阳光

皂角树,在咸涩的低地生长

仿佛从我的胸口裂开

北凌河,还能将我带去多远

从溺死孩子的新坟上……皂角树

你向天空长,就像大地对苦难的逃避

你在深冬的风中喧哗,狭小而寒冷

你像那折断的成百只小小手臂

抓住无形的黑暗

摇动虚妄

就像一到时辰就开花的杏树

吐着苦水和梦想

又挤在春天盲目的大路上

(四)

秘密的生活

当我下楼的时候

我们又正好打了个照面

他刚刚从垃圾房里探头出来

打着哈欠,挥粉空荡荡的衣袖

划着拳,但不是想砸向我的身体

他的意思不过是

“你是在哪里过的夜”

屈身于垃圾房的老汉

发出和我同样的声音

度过了与寒冷抗争的一夜

不像我,赤身裸体在床榻安眠

即使梦魇缠身

陈旧的身体也能悬挂在通透的空气中

我依然去上班

他也沿着河边走去

我所发现的秘密

不过是给我的一次羞辱

说出来也许比沉默更糟

在这个首尾相连的岁末

我的心也像一片飘零的树叶

血液已不再升起

我每天制造的垃圾依然带下楼

倾倒进路旁这只垃圾房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