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凫庄听雨》

丁家桐简介

    丁家桐,笔名焦逸、苏白等。江苏扬州人。中共党员。1960年毕业于南京师范学院中文系(函授)。1949年参加工作,在苏南公学、江苏省行政干部学校及省干部文化学校历任干事、助理、编辑、科员、教员、副主任,后任扬州市教育局局长、党组书记。扬州市文联主席,江苏省作协理事。199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着有长篇小说《隋炀帝》《上帝原谅》,散文集《桑梓笔记》《烟花三月下扬州》,人物传记《徐文长传》《石涛传》《郑燮传》等17部。所着《扬州八怪》系《扬州文化丛书》之一,丛书获第十三届全国图书奖,主编《扬州八怪传记丛书》获第十六届华东社科二等奖。

                       

到凫庄喝茶,说来说去,也是天缘。

瘦西湖有约,时在寒食前一日。密云孕育着雨意,风有点湿,雨还没有来,画舫贴着湖中小屿前行,便看清楚了密林高柳,水渚荒滩,鹭鸟盘旋,桃花初绽。真没想到,熟悉的湖中,还有这么一片野趣。也许是审美疲劳吧,也许是匆匆一生,只是伴着人家欣赏瘦西湖,真诚地用自己的心去领略湖光的时刻,曾经有过吗?

  这是由头。陪友人走过许多地方,膳食既毕,跨鹤而来的仙人,又跨鹤去了,留下几个痴情老少,不肯举步。难得的是清闲,难得的是雨天,雨中之湖,真想多看几眼。湖山有约人未约,四个人要找一处最落寞的处所坐坐,便看中了凫庄。小岛深入湖心,使得开阔的湖面得到掩映,赏湖的位置是极佳的。湖区的一处景点仿佛是一位美人,二十四位美人中,凫庄要算是最清淡、最失意的,没有匾对,没有文物陈列,也没有可以炫耀的昨天,游人不多,廊柱也早已斑驳了。但是,清淡有清淡之美,放眼微雨中之湖光,“梅雨西湖别样装,蒙蒙山水半家方”,老诗人江树峰的佳句油然浮上心头。画师云:绘晴日山水和雨中山水易,绘欲雨不雨、似雨非雨山水难。米芾父子是最擅长此道的,半点山水所绘,大概便是眼前景色了。

  茶是新茶,绿得养眼。伴着窗外湖中细雨,四个人便进入神聊世界,说世事之纷纭,说人生之辛苦,说世界之变幻,说艺术之精微。说人生经历过多少风风雨雨,但能够静下心来听听雨,像蒋捷那样,从迷茫听到彻悟,从少年听到老年,多不容易。“灯火雨中船”,一叶扁舟,一点渔火,一个落寞者,放手中流,把一切交给流水,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境界……

  说着说着,雨便密了起来。凭窗小坐,便见湖面有了雨的踪影,千点万点,湖面有了千个万个水窝。那雨点并不溅起,轻轻地,柔柔地,飘在水面上,仿佛展开了一张又一张荷叶。春雨不比秋雨,性子温柔,来得没有一点脾气。蓦然间,一片惊呼,台上、堤上、桥上绽开了色彩缤纷的“花朵”,红橙黄绿青蓝紫,在林间闪动。那是小小的伞张开了,几十朵、几百朵,游动着,闪耀着,一片妩媚,点缀着雨中湖山。

  侧耳细听,雨湖远处有箫声,清幽、呜咽、缥缈。于是忆起午前见到的那位老人,着长衫,骨格清癯。他双手捏着一支长箫,湖光掩映下,吹奏的一会儿是《乡思》,一会儿是《夙愿》吧,幽幽地、缓缓地。箫声不比笛子,不比古筝,没有那么响亮,低沉一点,舒徐一点,但是,乐音一直送到人的心底。午前听箫,赵本夫君戏言,到了这里,便不想革命了,言犹在耳。赵君从汉王之乡走来,这里听不到《大风歌》。人生是多样的,听听太行山的号角,听听延安的锣鼓,也要听听长安的古埙,听听扬州的箫声。记得老人是在湖亭中吹奏的,我便冒雨穿过几条花径,赶往湖亭。但是人呢?箫呢?只有花影,只有柳影。那花柳经雨,湿了,重了,但是颜色越发好看了。花柳丝中,雨湖上穿梭来往的是戏船,是歌船。

  走进熙春台,赶上下一个节目。推窗远望,雨已渐停,空气清新,湖山明澈,大大小小的画舫奏着轻快的音乐,向码头聚集过来。红男绿女,熙来攘往。有几分愉快,也有几分失落,虽然依旧身在湖中,但此心又不得不回归世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