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鸿 | 好一幅明媚的里下河风情画

好一幅明媚的里下河风情画
——读顾坚《黄花》
                                      文 | 张家鸿
 
在最新长篇小说《黄花》中,顾坚为读者描绘了一幅色彩浓郁的苏北里下河风情画。在这幅明媚、深邃的画作中,以朱天宠、黄明娟为中心人物的少男少女们的爱恨纠葛、悲喜交集是主线,及朱文进、王玉荷、刘步云、郑景山、姚春花等上一辈人的故事是他们成长的具体背景,这里有诚信、互助、善良、勤快、担当、包容。基于此,《黄花》又可被视为顾坚写给家乡大地的一首赞歌。

爱情是画作中最引人注目的亮色,亦可以视之为整部小说的主线。天宠和明娟之间暗中互生情愫,随后虽互通心声却又腼腆含蓄,定亲后依然含蓄,含蓄中有坚定,坚定中有知足。

待到两人在朱家桥与草馒庄之间来回得多了,才落落大方如真正结亲一般,从此无畏于旁人善意的调侃,无谓于同学或多或少的嫉妒。打那以后,他们俩愈发坚信未来的人生之路,切不可没有美好爱情的保驾护航。

两人时隔几日之后见面时的腼腆与紧张、嬉闹谈话时如同家人般的亲热劲,皆足以令读者遐想不已。少男少女之间的爱情书写被顾坚拿捏得恰到好处。因爱而生的甜蜜,在纸页间弥漫开来,有着真切的感染力,仿佛这一对可爱的人儿就在读者眼前晃动。

这条主线在作品中既有美好的呈现,也有丑恶的展示。刘步云与姚春花两人越轨纠缠不清,是无德之举。姚春花之无德还在于给成长中的儿子郑雨生带去严重的伤害,更在于导致丈夫郑景山自杀。

高考失利的汤宝兰一心恋着冯红根,冯红根早已见异思迁。而汤宝兰却被蒙在鼓里,写去一封封热情似火的信,总是收不到回音。在第七封信发出后,才收到冯红根的告知实情的回信。这封信给了汤宝兰致命的一击,逼迫她最终投河自尽。

即便如此,依然不能破坏整部小说与生俱来的明媚之色。不独爱情之美的真挚书写,更在于里下河平原善良、互助、淳朴的民风的真实展示。而这才是《黄花》这部小说的宏阔背景,是为天宠、明娟、刘爱军等人提供精神给养的源头。

如此一来,古塘村、草馒庄、朱家桥的地理界限均可抹去,既然同属于里下河地区,他们对美好民风的继承、发扬是不约而同的,是与生俱来的,是责无旁贷的。如果说里下河平原风光之美是肉眼可见的,那么沉淀在人们一举一动之中的民风只能靠心灵去感受,只能靠心灵去感受。

善良、坚强、淳朴、大气的陆凤珍,是朱家桥美好民风、家风的代言人。年纪轻轻即守寡的她,不仅没有抱怨世间的不公,反而把朱文进养育长大,供他考上大学,寻得一份体面的工作。还把自己身上的美好品质,通过言行教化给儿子,让他和自己一样成为有口皆碑的人。

她心中的活络、为人的热络、手艺的熟络,她身为长辈的见多识广、慈祥有加,都是朱天宠成长道路上最不可或缺的财富。朱文进王玉荷两口子的和睦相处与诚信待人,是陆凤珍美好品质的有益补充,也是良好家风的一部分。

什么样的家庭长出什么样的人,好的民风与好的家风往往是相互成全、彼此支撑的。家风是民风的一分子,好家风凝聚得多了,好的民风才有可能呈现,成为一个地区文明水平的具体标杆。在民风与家风皆好的环境里长大,朱天宠成长为一个好学、上进的乡村少年。

他是班长,是班主任和科任老师的得力助手。他是第一名,学习上从不懈怠。他有书法和文学上的特长,他的字连许多语文老师都自愧不如,他认为读书是打发暑假时光的最好方式。他在获得快乐和取得成功的时候,总会不由自主地想念起跟他亲近过的人。相较于别的同学的势利眼,天宠是忠厚的。考上高中之后,他常常想起雨生,一旦想起心中便会多一份感伤。

《黄花》从朱天宠的十三岁、黄明娟的十四岁写起,写他们的相识、相知、相恋,一道考上高中,且分别考入扬州师范学院与南京医学院止,这条时间绳索的两头,分别连接着他们的少年时光与青春岁月。故而,小说洋溢着儿童文学与青春文学的双重特质。

那段明媚、快乐的时光,早已一去不复返。正因为如此,才显得愈发珍贵、稀罕。天宠看着明娟在操场上跳橡皮筋,这是充满童趣的旁观。两人约定一道考上高中、一起考上大学,这是充满青春活力的投入。

彼此牵挂、相互信任的这份爱情,为他们的现在和未来添上明媚的色彩。而这份被置放在上个世界七十年代的爱情,必然比今日之爱情更加淳朴、干净、透明。少了物质的攀比、少了功利心的强盛,有的只是两人在期盼未来时的相互鼓励、互相鞭策。

如果非要为《黄花》寻找第一主角,非黄明娟莫属。她是小说家理想主义情怀的投射,是作者倾心倾情倾力刻画出的完美人物。正如作者所言,“她却像一枝淳朴而娇艳的野花,长在任何地方,都会发出清新诱人的芬芳。”

她是个没有缺点的女孩,浑身上下、举手投足均是优点。她勤快,是家中长辈的好帮手,是家中晚辈的好姑姑。她善良,因汤宝兰的自杀而充满自责与伤心。她热情,对天宠的爱无比坚定,不因任何外力产生丝毫动摇。她自信,认定的事情一定会全力以赴做到。她善解人意、她娇羞可人、她乐观开朗,她集合了女孩子能够拥有的所有优点。

这是一个自自然然地存在着便散发出耀眼光芒的女孩,并不是说她强势,恰恰地,她不强势。落落大方的她,可以跟男同学处得好,也可以跟女同学亲如姐妹。

《黄花》是顾坚特意为故乡撰写的一部大书。他在其中歌颂爱情与人性的美好、批评邪念与恶行,他在其中为历史存底、为记忆留痕。想哭就哭、想笑就笑、想跑就跑、想跳就跳的朱天宠和黄明娟,何尝不是顾坚年少时光的影像再现?里下河地区的美丽风光固然令人向往,那寄托在朱文进、黄育新等人身上的诸多美好,愈发令人心生与他们结交之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