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国云:字相艺术就是我的文学

梅国云,海南省作家协会主席,《天涯》杂志社社长,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拐卖》《第39天》等。梅国云常说,自己是半道拐进文学领域的大龄服务员,而他玩得最嗨的还是“字相”,用他自己的话说:“字相艺术就是我的文学”!

梅国云字相艺术,是由梅国云的“笔外意象”和“梅式漫字”推动形成的。字相艺术,即字相和相字的艺术。字相,就是字内字外的无限含义。相字,就是观字,观字内字外之意。

字相”概念最早是于2013年由了了归真针对梅国云独创的“笔外意象”提出来的。她同时还提出了“字像”概念。

2015年,海南大学副教授李音撰文提出,梅国云的“笔外意象”反映的是“字的世相”

2016年同济大学喻大翔教授将“笔外意象”命名为“视角杂文”。而正式将“笔外意象”和“梅式漫字”重新命名为“字相艺术”的是南京大学教授周欣展等专家学者。

以下是梅国云字相艺术研讨会专家学者的发言要点——

程连仲(著名旅德艺术家、国家一级雕塑家)

梅国云字相艺术,跨了文学、哲学、美术、游戏等领域,极其宽广,发展下去可以成为中国特色的全民文字游戏。书法和美术的局限是拼技术。字相艺术很好地从技巧里面解放了出来,里面有一点技巧,但重要的是思想和修养,不是技术性的精进,而是综合修养的一个展现。这种方法其实是后现代以理念入画的方式,不是传统上以技术(技法)入法的方式。简而言之是以道入画,不是以术入画。所以对以用传统方法创作的人来说是不习惯的,比较难理解。字相艺术趣味性十足,趣味性又导致人们创作的欲望,很容易成为每个人的自觉行为。这是一种很好的创作形式,对于创造性开发,对于中国文化独特性的无限延展,将起到极大的推动作用。这个贡献非常大。

美术界以前有人打过汉字的主意,但都很肤浅,是单一的个案,搞搞就消失了。梅国云是字相艺术的引领者、开创者、推动者,集大成者,由此奠定了梅氏字相艺术的基础。梅国云字相作品里面有大量的形式各异的艺术表达方式属于独创,所以,梅国云是字相艺术集大成者的创始人。

艺术的生命在于创新。如果一个劲的抄袭、重复,就不会有生命力。梅国云的字相艺术给了我们现代文学、艺术、美学发展的一个推动力。字相艺术,是梅国云发现的一个新的巨大的文化艺术领域,我觉得梅国云应该把字相艺术创作当成重大使命,这是无量的贡献。

马良(著名评论家,海南省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

梅国云字相艺术这种“非驴非马”的精神产品还非得有怪异的“接生婆”不可,估计产生之时,梅国云自己也吓了一跳。“笔外意象”和“梅式漫字”应该也是很不错的命名。但“笔外意象”有一个缺点,因为它“笔内”的东西也很重要,光强调笔外是有欠缺的。“梅式漫字”,漫字的概念源于漫画,这个概念多少来自于西方。我们现在讨论叫“字相”,从内在发生学的角度和汉语的主体性出发,外延和内涵兼具,而且独特。“相”包括了形象、意象、世相、心相,等等,我觉得这个名字好,很可能是最终命名。

梅国云是小说家,从《第39天》《拐卖》这些长篇小说里面,可以看到梅国云的一些思维特质与“字相艺术”的关联,很多人认为“字相艺术”是梅国云文学创作的继续,这个判断没有问题。“字相艺术”从“笔外意象”开始,有了十年的历程,从刚开始网络上有赞有弹,有海量的评论,到出书以后进入学术的探讨,再到海口国新书苑的展览,南京大学的展览,江苏兴化的展览,同济大学的展览以及一些研讨,这个轮廓越来越清晰。

我们还可以通过梅国云“字相艺术”,探讨它和书画的同与异,对中国传统文化创造性转换和创新性发展的影响,包括对创意写作的一些启发,可以驰骋的天地非常开阔。就“字相艺术”对当代社会现实的反映方式就是创新写作的重要贡献。

林森(著名作家、《天涯》杂志主编)

梅国云有很大一部分作品表达了社会公共面。比如《雾霾》《下雨》《回家》等,这样的作品不是仅仅聚焦在笔墨技艺或创作者的性情上,而是不断向外延展,成为一种公共讨论话题。梅国云创作这些作品的时候,他的本意、路径跟传统是相反的。字相艺术,如果你识字不多,用钢笔或其它的书写工具创作,也可以引起笔墨之外的讨论。这非常难得,是对新的艺术领域的开拓。

书法家千篇一律地写“上善若水”“高瞻远瞩”“厚德载物”这些东西,我们很难被这样的字打动。你说字好,未来机器人可以写得更好。当技术可以通过机器复制的时候,我们人的价值何在?所以,我们人最终跟人工智能的区别其实正在于我们的创意。梅国云的字相艺术正是这样。比如说《回家》,你可以联想到很多,一辆辆摩托车载着望眼欲穿的人奔波在路上回家过年,这样一种整个国家人口迁徙的场景,隐藏着怎样的民族情感。鲜活的社会现实的引入是很有效的创作手段。从长远看,这样表现当下的作品,以后自然会成为历史的一部分。从这个意义上说,梅国云的字相艺术跟文学是相通的,他和我们小说家一样,在书写时代、铭刻历史、记录人心。

如果哪一天我们搞一个展览,其中有某个主题,通过一二十幅字相艺术作品,变成一个连载式的,被当作一部小说来读,在这样的作品里,能看到一个时代某个时间段里面的事情,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李音(中国现代文学馆特邀研究员,博士,著名批评家)

看梅国云作品首先想到的就是中国的文人画传统。文人画在很大程度上其实就是文体符号跨界和融合,可以诗文入画、书法入画,哲理入画。梅国云早期创作的很多作品就融入了点滴人生趣味,追求一些小诗意,后来近似于小杂文的作品多了起来,因此有学者建议命名为“梅式漫字”。漫字就是针对时事的杂感、评论和讽刺。

我觉得,这方面的内涵气质又更接近于五四以来人文知识分子的传统。其一是“人生艺术化”的提倡。蔡元培、周作人、林语堂、朱光潜、宗白华、丰子恺等都对提倡和培养现代中国人健全润泽的灵魂,艺术的生活投入了巨大的热情。其二是文明批判的精神。梅国云那些时事讽刺类、漫画性质的创作接近于文明批评的风格。这种艺术方式比文学表达更为直接,更加面向大众,追求普通观众会心一笑,讽刺的力度可大可小。

这种文明批评是特别重要的。鲁迅在后期不创作小说,专门进行杂文写作,目的就是进行更迅捷直接的社会批判。所以,无论是从中国文化传统,还是现代文明来说,梅式漫字、字相艺术,其精神底蕴和艺术形式都是在文化继承的基础上创新的。今天来讨论这种创新,更是别有一番意义。

李宁(博士、《天涯》杂志编辑部主任)

图像转型时代本身就伴随着文化权利的让渡或者扩展,因为最早我们文化的源头,文字不是随便可以被人使用的。能真正掌握文化的人都是上层社会,属于统治阶级。到孔子这里,开始进行教育,有了往下的普及。近代以来,有了白话文运动,文化越来越普及。新中国之后有了扫盲,就更加普及了。到了现在的图像时代,这种权利更加下放。文化的民主时代,文化更加大众化。如果把梅国云的整个创作联系起来看,是很有意义的。他在博鳌会议期间发表的演讲,都提到过未来的文学书写就是一种视觉化、影像化的书写。这是他的一个大的视野,大的文化观念。事实看,他十年前就向图像学转型了,而且现在也在做电影。他正在实现他的文化观念。

过去我们老讲文学要服务大众,为大众表达,为人民发声。但是这两年来看,老百姓早已在为自己发声。现在的短视频、快手、抖音,铺天盖地。我们看抖音,比如滴滴司机每天自己拍自己,我今天到了什么地方,吃了什么饭,遇到了哪个不讲理的乘客等等。文化的表达已经到了最基层最末梢的部位。字相艺术符合了从语言学转到图像学的大的文化思潮。从这样一个文化权利的扩展来讲,进入大众视野并且大众化,指日可待。而且他越是大众化,越会成为一种表达方法,这样每个人都能进行创作,这又会进一步强化大众文化权利的让渡或扩展。我觉得这是很重要的。

吴辰(海南师范大学文学院副院长,批评家)

梅国云的长篇小说《第39天》和《拐卖》我都读过。从《拐卖》中,我觉得梅国云是一位令人敬重的人道主义者。他的字相艺术和文学作品是息息相关的。有研究者纠结于是“字相”还是“字像”,我认为字相艺术是当代知识分子对于人间的关注,只不过这种关注是以另一种不同于传统文学的形式呈现出来的。我觉得“相”很合适,无可替代。当第一次接触梅国云字相艺术的时候,就想到了阿波利奈尔那首诗。读中文的时候觉得那首诗写得有点意思,读法文的时候却又觉得还不如中文。这也说明了一个问题,就是汉字是有独特魅力的。中国文字里有别的文字不具有的东西,是浑然天成的存在。后来读到刘以鬯的《盘古与黑》,那个“黑”颠过来倒过去的印刷体,我觉得也是汉语文学和汉字本身的结合。

这个时代有很多技术性的东西在钳制着想象力,需要我们通过想象力来突破。梅国云的字相艺术其实就是对文学和书画这两种艺术形式的重新想象和突破。以文字的形式呈现出来的表达人的思想、试图去改变人、让人生变得更好的东西都可以称之为文学。梅国云字相艺术是以文字的形式来表达人间关怀的,当然是文学。

施虹羽(诗人)

现在的书法基本上只剩下装饰性和观赏性功能。书法的各种体,现在的人已经很难通过练习突破古人了。现在谁能跟敲键盘那样拿支毛笔去用于日常书写?

 

现在创作古体诗词也是一样。梅国云的字相含义,更多于艺术含义,它又融合了艺术性在里面,这就是创新。新生事物,总会有反对者。也许若干年后字相艺术会成为中国社会普遍的创作形式。所以梅国云现在的探索,就是在开挖一个新的三江源,意义深远,功莫大焉。

孙小雨(媒体人)

梅国云这种艺术创作方式让我耳目一新。这些年我们一直都在讲弘扬传统文化。我带孩子去学习的过程中,很多传统文化都是给大家灌输。背诵四书五经,临摹书法,完全没有创新,觉得暮气沉沉,没有兴趣。梅国云的这个作品,融合了书法、美术、文学、宗教、哲学,包容万象,雅俗共享,叫人回味无穷。

他的很多作品是针对当下社会热点的,是自己文学修养和思想境界的一种综合展现。我觉得这种形式对孩子们来说,非常有吸引力,使他们在学习观赏的过程中,不知不觉吸收传统文化,开阔视野,培养开放的思维。作为媒体人,我们有义务把这种新型的、包容万象的、对孩子们的教育有引领作用的艺术形式推广出去。

郑纪鹏(诗人、青年学者)

大家提到字相艺术的方法论,把字相艺术作为方法。由此,我又想到字相艺术的创作状态。字相艺术的作品中有涂改、出错的可能,也有变形的可能。“谣言四起”那幅作品,还运用了遮盖的方法。方法和材料的应用背后,是社会学的隐喻。“谣言四起”不是专门针对今天某个社会事件而创作的,而是在这之前针对另外一个社会事件。重复有时就是艺术生命力的一种体现。

把字相艺术作为方法,并且广而化之,让更多人去接受它、延伸它。在字相艺术的再创造中重新找回附近性,我觉得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梅国云是作家,有人批评他弄这个字相艺术不务正业。意大利哲学家阿甘本有一个著名的事件理论,同时提出要超越装置,超越形式。超越以后,创作中就涵盖了你的思想和思考,让你得以重新和世界万物关联起来。这些,都是可以从字相艺术延伸出来的。这也同时说明了创作字相艺术不是不务正业,而是一种持续的深度文艺思考方法。

欣展(图像学专家、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

在笔者看来,就梅国云的作品与书法艺术的区别而言,如果说书法是把汉字的书写审美化,属于写字的艺术,那么,这些作品不是把汉字的书写审美化,而是把汉字的建构审美化,属于造字的艺术。

从图像学的维度来看,前者生成的是可供欣赏的书像,后者生成的是可供欣赏的字像(相)。换言之,写字的艺术,是从书迹到书像的审美升华,而造字的艺术则是从字符(形)到字像(相)的审美升华。同理,就其与绘画艺术的区别而言,虽然两者都是视觉艺术,都生成艺术性的视觉图像,但绘画生成的是画像,经历了从图形到画像的审美升华,而造字的艺术生成的是字像(相),经历了从字符(形)到字像(相)的审美升华。

因此,就像不应把字像(相)与书像混同起来一样,也不应将字像(相)与画像混同起来。既然这些作品的实质在于在造字的过程中将非审美的字形升华为审美的字像(相),故可以命名为字像(相)艺术。对于一种汉字艺术新形式的字像艺术而言,梅国云不是唯一的独创者,但到目前为止他的作品最丰富多彩,创作时间也最长久,属于最具代表性的字相艺术先驱者和领军人物。在此,向梅国云表示崇高的敬意!

雁西(著名诗人、当代艺术家):

我一直惊叹梅国云用汉字创作的那些作品,从开始的笔外意象,延伸到梅式漫字,到今天的字相艺术,不断在上升和完善,逐步形成了自己的书写美学,给我们打开一个新的视角,新的空间。

梅国云创作字相艺术,既是在汉字艺术上的创新,也是字相介入生活的一种表达,单独或复合的汉字经过精巧的构思,呈现出一种全新的字形,这些字既可以看出原形,又构造有了新的意境,字形出现了画意,画意表达了观念,写、绘、描结合,既不能归为书法类,也不能例入绘画类,非常具有当代性,称其为字相艺术更为贴切。从他的字相作品我们可以感受到一种独特的汉字艺术审美,技法是个性的,字意与当下社会相关连,实现了汉字审美的转换与升华,不少作品会让我们产生时代精神气质的心灵共鸣。梅国云的汉字艺术值得关注和研究,发人深省。

王隽珠(著名国画家、黑龙江画院终生成就艺术家):

梅国云是文学家的同时也是艺术家,是具有独到智慧的艺术家。其独创的字相艺术更是让我这个专业搞绘画人不得不佩服。

佩服他的智与慧、想与象。作品构思,立意都是独到的,巧妙的,智慧的,他用他自己的艺术手法表达得又生动又活泼、又深刻又耐品。

辨识度,这是艺术家一生的追求,也就是说作品能够让人看一眼就忘不掉。梅国云独创的字相艺术必然会让心有灵犀的读者过目不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