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干 |为什么是汪曾祺

1月2日下午,著名作家、评论家、书法家王干先生做客汪曾祺纪念馆,带来了《为什么是汪曾祺》主题讲座。本网转载成文讲座,以飨读者。

1.汪曾祺是什么人

汪曾祺(1920年3月5日—1997年5月16日),江苏高邮人,中国当代作家、散文家、戏剧家、京派作家的代表人物。被誉为“抒情的人道主义者,中国最后一个纯粹的文人,中国最后一个士大夫。”作品有《受戒》《晚饭花集》《逝水》《晚翠文谈》等。

讲座中王干先生指出,一个作家的出版热往往与一些时间节点和事件有关,比如作家获得大奖,或者去世,或者作品改编成影视剧热播。但对于汪曾祺来说则不尽然。他的火热是自然而然形成的,是“民间”自发、不由自主地酿成的。很多人没有想到汪先生直到死前也没有自己的房子,他一直住他太太施松卿的房子,很多优秀的作品也是于这间小房子中完成的,但他似乎对此毫无怨言,他的“人间送小温”理念让他的作品一直温热着,经久不衰,他是一个淡泊的文人。

2.汪曾祺写的什么文

王干先生说,汪曾祺的老师沈从文先生曾用一口带着湖南口音的普通话告诉他,写文要“贴着人物写”。所以,汪曾祺的作品满足了不同文化不同层次的人的需求,简单概括,他写的是人性。

3.汪曾祺的五个打通

古今

02

中外

03

雅俗

04

现当代

05

南北文化

归有光、司马迁

他在《小传》里明言:“中国的古代作家里,我喜爱明代的归有光。”

 

他在《谈风格》一文中引姚鼐《与陈硕士》的尺牍来评价归有光时,提到了司马迁:“归震川能于不要紧之题,说不要紧之语,却自风流疏淡,此乃是于太史公深有会处,此境又非石士所易到耳。”

学习西方文学,书写中国味道

汪曾祺在《西窗雨》中说:“没有外国文学的影响,中国文学不会像现在这个样子,很多作家也许不会成为作家。”又坦言“我写不出卡夫卡的《变形记》那样痛苦的作品,我认为中国也不具备产生那样的作品的条件”,“没有那么多失落感、孤独感、荒谬感、绝望感”,他写的小说、散文传递都是中国人的情感,表达的都是中华文化的血脉和气质。

李建军评论

一向以酷评名震文坛的李建军最近发表的一篇评论对汪曾祺的中国特色赞不绝口:“汪曾祺淹通古今,知悉中外,出而能入,往而能返,最终还是将自己的精神之根,深深地扎在了中国传统文化和中国古典文学的土壤里,使自己成为一个纯粹意义上的中国作家,用真正的汉语,写出了表现中国人特有的情感和气质的作品,形成了具有中国格调的成熟的文学风格和写作模式。”

“包浆”

王干先生用收藏界的一句俗语来形容,汪曾祺的文学作品是有“包浆”的,他的作品原来就自带“包浆”,经过多年的淘洗打磨,愈有“包浆”感和“包浆”味。所以他的作品经得起玩味,可以反复读,反复出版,反复欣赏和把玩,而有“包浆”的作品不多,有“包浆”的作家就更少了。

4.汪曾祺的启示

1.随遇而安乐观的心态

2.有益于世道人心的情怀

汪曾祺有一句话说得很朴素:

“文学要有益于世道人心”。

1983年4月11日,汪曾祺在写给刘锡诚的信中,说:“我大概可以说是一个中国式的、抒情的人道主义者。我的理想是:‘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是换人心,正风俗。”

“人间送小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