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振钟|老沤田

 

年初一位上海朋友打电话给我,说有人从泰州带回了一袋大米,牌子好像叫“引江河”,属于有机米,米的质量很好。他的小孙子快满周岁,要吃粮食了,市场上的大米品质差,即使标着“绿色大米”也不可靠,所以他想买“引江河”,问我泰州哪儿可以买到?朋友请托自然不能怠慢,但我不知道有“引江河”,更不知道这大米是泰州哪儿出产。好在在泰州可以方便查询,一个小时后,有友人就找到大米出处:兴化海南。立刻请在海南镇当过官员的兴化作家刘春龙买了两袋递过去。此事办完,我对海南大米居然引起大家注意和需求,有了深刻印象。

兴化地区历史上一直出产优质稻米,至少在17世纪中期,这里就有众多优良的稻米品种,清康熙以后,随着圩田成功改造与扩展,水稻种植不仅在产量上大幅度增加,水稻品种的改良,亦从种子技术上促进了水稻质量的提升。甚至,据说由皇帝亲自关心和培育的一个水稻品种,也曾在这里得到推广播种。兴化在1949年前种植的水稻,尚有四十多个品种,这一直是兴化地区长期保持水稻种植以及粮食贸易优势的保证。上个世纪50年代以后,由于土地所有制,以及粮食统销带来问题,贸易优势首先已经不复存在,而水稻种植又受到单纯产量要求的冲击,其质量优势,亦受影响。高产要求,使得种子单一化,过去那么多的水稻品种,迅速减少为几个品种,已不能保证水稻的多样化,而种植方式的改变,影响更剧。

我指的是“沤改旱”。当人口以及城市对于粮食的统购需求,越来越形成社会政治压力时,如何增强土地效率,便成为1950年代到1970年代近二十年农业主导目标。以兴化地区而言,原先的老沤田及其耕作方式,显然无法适应粮食统购需求,每亩粮产四五百斤,在“大跃进”和其后的“农业学大寨”、“以粮为纲”时期,显然被视为“落后生产”,所以“沤改旱”成为本地区最大的革命任务。但是老沤田有它悠久的历史,有它在整个兴化地区种植过程中形成的优势。兴化地势低洼,土地几为水田,“老沤田”即是因地制宜而采用的耕作方式。推原“老沤田”形成的主要原因,兴化平原主要由海边瀉湖更变而成的“斥卤”之地,盐碱含量大,“无水发碱”成为种植的最大威胁,所以将土地较长时间用水浸泡,称为“沤”,这是对付盐碱地的有效方法。因此,种植水稻的农民,4月到9、10月的种植期一过,即将收割完的稻田上水,一直沤到第二年“开秧场”。如此年复一年,所以俗称“老沤田”。兴化东、北部圩区内的土地,当年几乎全部为这种老沤田。老沤田以水养土,它对于水稻种植,最有利的是土壤肥熟,富含有机质,不仅有助秧苗成活,也能使水稻根系发达,分叉壮实,结谷饱满。“老沤田”的耕作方式,使本地区的优质稻米名闻遐迩,难怪当年可以承接来自宫廷的水稻栽培试验。但1970年代以后,兴化老沤田全部废止,“沤改旱”的完成,在大幅度提高粮食亩产量的同时,老沤田的种植优势却化为乌有。

回顾老沤田的耕作历史,至少让我们有机会重新全面认识粮食生产问题。与老一代农民们交谈,他们总会回忆当年老沤田,对现在的种植方法,他们分明有着一种无奈。当然,再回到老沤田时代,在今天已基本没有可能。由“老沤田”引起我们对土地与种植的考量,在今天不仅没过时,可能还具有相当的现实性。实际上在过去五六十年,人们对土地的索取,包括从1950年代到1970年代集体化对粮食的极度需求,以及土地重新分给农民后,农民对于土地产入的经济要求,都忽略或者轻视了农业种植的真正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