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曾祺纪念馆正式开馆,这里有汪老的“诗与故乡”

 

在汪曾祺诞辰100周年之际,汪曾祺纪念馆在其故乡江苏高邮正式开馆。汪曾祺的子女、亲属代表与文化学者、汪迷代表等齐聚高邮参加活动。

据了解,汪曾祺纪念馆总建筑面积9500余平方米,分为汪曾祺纪念馆、汪迷部落、汪氏家宴以及汪氏客栈4个片区。汪曾祺纪念馆作为主体建筑,总体风格古朴大方兼具现代简约,远看犹如7摞掀开的书稿,对应着汪老擅长的小说、散文、戏剧、诗歌、书信、杂著、谈艺等7类文学体裁。整座纪念馆通过形态错动与叠加,形成了多个内院,宛若当年汪家大院的院落天井,充满日常生活的烟火气息。

方形灰色的建筑,排列在一起,如同一本本浸染了岁月光华的书籍,通体都透露着明睿沉稳的积淀。门前的石阶,波折着伸入水中,宛如用文字记载着一段段的时光之河。迎面的砖墙上,汪曾祺的画像当中悬挂,《受戒》《人间草木》《大淖记事》《沙家浜》等作品名称,排列两旁,人与作品,散发着经久不息的魅力。

馆内两层建筑设有11个展厅,分为“百年汪老”“汪曾祺的文学世界”“家乡的人和事”“为人为文”“怀念与传承”5个主题,每个篇章连接在一起,全面展现了汪老著书立说、潜心创作、趣味人生的大师风范。展厅通道设计曲折向前,其多变的内部参观流线,营造出移步换景的感觉。

此外,在纪念馆二楼有一座从北京搬来的汪曾祺书房,墙上悬挂着汪曾祺的绘画作品。书房里的书柜、沙发、书桌,都是原封不动从汪曾祺原在北京的书房中搬来。

汪曾祺的同乡、现居北京的作家王树兴表示,在2017年,原“汪曾祺文学馆”经重新装修,更名为“汪曾祺纪念馆”重新开放,馆名由黄永玉题写。但鉴于原“汪曾祺纪念馆”老馆占地较小且相对简陋,当时就有动议再建新馆,昨日开放的就是新馆。“老馆在旅游景点文游台,现在的新馆在东门大街汪曾祺故居,两者离得不远,不到一公里”,王树兴说。

开馆当日,汪曾祺之子、作家汪朗也出席了仪式。“老头儿做梦也想不到家乡人给他建这么一座精美的纪念馆。”汪朗提笔在纪念册留言,他回忆起父亲对家乡的深厚感情,并希望纪念馆的开放能吸引更多文学爱好者前来参观,惠泽故乡。

5月1日上午,位于高邮城北的汪曾祺纪念馆首次开放。很多高邮市民闻讯而来,走进汪老的“诗与故乡”。

老来文思忆旧情

十一展厅现汪老

进入汪曾祺纪念馆,一幅巨大的汪老照片映入眼帘,黑色底色,神情肃穆,目光中似乎交织着无尽的乡愁。

 

整座纪念馆共分两层,分为11个展厅,由“百年汪老”“汪曾祺的文学世界”等部分组成,每一个篇章连接在一起,构成了汪老的人生轨迹,以及他笔下丰富多彩的文学世界。

 

在“百年汪老”的篇章中,分为“家世绵长”“人生回眸”等,分别从汪家在高邮的繁衍生息,再到汪曾祺的人生路程,每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都有着详尽的介绍和分析,一幅幅珍贵的老照片,一件件勾起回忆的老物件,汪老的音容笑貌,宛如眼前。

整个纪念馆展览的前言和结束语,都是由中国文联主席、作协主席铁凝所撰写的,和汪老有着多次交往的铁凝,如此写道:

“他像一股清风刮过当时的中国文坛,在浩如烟海的短篇小说里,他那些初读似水、再读似酒的名篇,无可争辩地占据着独特隽永、光彩常在的位置。能够靠纯粹的文学本身而获得无数读者长久怀念的作家真正是幸福的。

他就是他自己,一个从容地‘东张西望’着,走在自己的路上的可爱的老头。这个老头,安然迎送着每一段或寂寞或热闹的时光,用自己诚实而温馨的文字,用那些平凡而充满灵性的故事,抚慰着常常焦躁不安的世界。”

“汪老离开我们了,但他的文学和人格,他用小说、散文、戏剧、书画为人间创造的温暖、爱意、良知和诚心,却始终伴随着我们。

汪曾祺先生总让我想到‘相信生活,相信爱’。

他深知人性的复杂和世界的艰深。他的不凡在于,他更相信并尊重生命那健康的韧性,他更相信爱的力量对世界的意义。

今天,在汪曾棋先生的家乡,怀念他、热爱他的人们以这样的规模和如此的隆重来追忆这位中国现代文学的杰出人物,这一方水土的文化财富,使我感受到高邮润泽、悠远的文化积淀;我也愈加觉得,一个民族、一座城市,是不能没有如汪老这样一些让我们亲敬交加的人呼吸其中的。也因此,这纪念活动的意义将会超出文学本身。”

文章淡淡忆儿时

多种形式思汪老

行走在纪念馆内,往外眺望,还能看见墙外的石壁上,刻着汪老回忆家乡的文字:“我的家乡是一个水乡,我是在水边长大的,耳目之所接,无非是水。水影响了我的性格,也影响了我作品的风格。”

而水,在纪念馆内,也是无处不在的。比如在资料陈列下方,就有一道微缩的景观,一条大运河蜿蜒而过,河水澄清,两岸芦苇,随风飘荡。似乎《受戒》里的“明海”和“小英子”,正在芦苇荡中,划着小船,似懂非懂的爱情,正在发生。

位于二楼的展厅内,更是用多块高低错落的多媒体显示屏,不断重温着汪曾祺的童年旧梦,那些浩荡奔腾的河水,那些振翅飞翔的水鸟,无不一次次出现在汪曾祺的梦境之中,也在他的笔下,生生不息出一篇篇清新隽永的文字来。从镇江到昆明,从上海到北京,他走得很远很远,但是故乡高邮,一直在他的记忆里,他的一生,都走在回家的路上。

纪念馆内的陈设,有汪曾祺书吧,里面陈列有各种汪曾祺的书籍。有高阶图书室,市民可以坐在高大的台阶上,手捧图书,心享书香。

整座纪念馆,简约、大气、实用、精致,既体现了汪老作为最后一位士大夫的儒学文人风范,又体现了汪老骨子里亲近自然、人文市井生活的浪漫情趣。

往事回思如细雨

高邮老乡追汪老

汪曾祺纪念馆的外边,有一尊汪曾祺的塑像。他双腿交叉,坐在椅上,手持烟斗,栩栩如生,如同坐在自家的书房内,正在和来人打着招呼。

纪念馆内部,也有一座汪曾祺书房。书房里的书柜、沙发、书桌,都是原封不动,从汪老在北京的书房中搬过来的,原汁原味保留着汪老的生活气息。特别是书桌上,两副眼镜、一只茶壶,似乎主人刚刚离开,台灯的余光还在,茶杯还在散发着袅袅的热气。最让人感佩的,是设计者的匠心独运,这间汪曾祺的书房,前面是一块玻璃,透过玻璃,就是汪曾祺魂牵梦萦的高邮城北呀,那些鳞次栉比的民居,那些熟悉不过的乡音,那些小说中的人物,就在这块玻璃窗外,在这间书房下,保持着最原生态的生活场景。

纪念馆内,还陈列着现高邮艺术家们对于汪老的追思。剪纸中的汪曾祺,神情生动;瓷画中的汪曾祺,面目含情;还有泥塑艺术家,将他笔下的人物一一再现。每一件艺术品,都凝聚着高邮人,对这位老乡亲浓浓的爱恋。

运河流入枕边书

文化街区念汪老

今年是汪曾祺诞辰100周年,以汪曾祺纪念馆为核心的文化特色街区,也进入了最后的收尾阶段。整片街区东至傅公桥路,南至傅珠路,西至竺家巷,北至人民路。规划用地面积约7558平方米,总建筑面积9541.35平方米,由汪曾祺纪念馆、汪迷部落、汪氏家宴以及汪氏客栈四部分组成。

如今,汪曾祺的艺术魅力,正在持久不断地散发着,汪曾祺文化特色街区正式开放后,欢迎全世界的“汪迷”来到高邮,在汪曾祺纪念馆感受汪老的艺术人生,在汪迷部落中寻找同道之人,在汪氏家宴里品尝汪老笔下那些鲜活的水乡菜肴,入住汪氏客栈,夜枕运河,朝看珠湖,深入了解这座古城的文化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