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飞宇在“江苏文学院”启动仪式上的演讲

非常抱歉,因为接到通知比较晚,我刚刚理了发,又剃了光头。我的光头给我惹过太多的麻烦,在机场,在车站,在海外,我时常因为“形迹可疑”而被询问,我反反复复地告诉这个世界,我是个好人,但是,效果不理想。感谢南京大学,感谢江苏作协,他们从不以貌取人,哪怕我“形迹可疑”,他们也展现了他们的博大与包容。这让我欣慰,这让我有一种为他们而努力的冲动。利用这个机会,我怀着谦卑与感恩的心再一次强调:我真的不是一个坏人。

我很自豪我曾经是江苏作协的人,现在又成了南京大学的人。现在,此时此刻,为了江苏文学的未来,甚至也可以说,为了中国文学的未来,由江苏省委宣传部牵头,南京大学和江苏作协第一次联手了,共同成立了江苏文学院。这是一个了不起的创举,这是一个带有理想主义情怀的创举,这也是一个时刻准备着奉献的创举。感谢王燕文部长,感谢张异兵书记。感谢你们的统筹与推动。

众所周知,因为历史的原因,我们中国作家的诞生与成长带有它的自然性,他是自发的。但是,随着我国高等教育普及率的大幅提升,越来越多的中国作家受到了良好的高等教育,越来越多的高等学校意识到了文学教育的重要性。我想说,在未来,自然的与自发的作家依然会出现,但是,更多的作家将来自学院,更多的作家将接受学院的文学教育,这是一个任何人也否认不了的发展轨迹。

江苏文学在中国文学的版图上分外醒目。许多人都对江苏的文学现象表示惊奇,作为一个局内人,我认为江苏的文学没有秘密,那就是梯队完善。江苏文学的后起之秀总能够隔三差五地冒出来,他保证了江苏文学的存在感,他提升了江苏文学的新鲜度。可以这样说,江苏文学的繁荣,离不开新人的成长,离不开新人顽强而源源不断的上升力。

我已经不年轻了,所以我特别羡慕今天的年轻作家。在这里,我们感谢江苏作协党组书记韩松林老师所起的关键作用,在我们有限的交往里,差不多每一次,他的嘴里都有一个关键词,那就是年轻作家,也就是江苏文学的未来。在这样一个重要的日子里,我们感谢韩松林老师的胸怀与远见。

现在,我想对所有用汉语写作的年轻作家、尤其是我们江苏的年轻作家们说,江苏敞开了他的胸膛,南京大学和江苏作协张开了他的双臂,你们真的是赶上了。还等什么?来吧。这里一定是苛刻的,但这里也一定是温暖的。为了你的成长,这里预备了足够的长、宽、高。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