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下河文学》2017年刊目录

下河封面

卷首语

 

近年来,里下河文学流派研究越来越受到广大学者、评论家的重视,成为近年来中国文学界具有广泛影响的文学现象。里下河文学研究中心已成为江苏文学研究的重要版块之一,聘请了一批在全国具有影响力的学者和青年评论家作为中心导师和特约研究员。泰州市文联与《文艺报》社、省作协、泰州学院已联合举办了四届全国里下河文学流派研讨会,在《人民日报》、《文艺报》等国内重要媒体,刊发学术研究文章和新闻报道70余篇。出版里下河文学流派作家丛书小说卷10册,散文卷8册,诗歌卷6册,评论卷12册。编辑出版《里下河文学》年刊,推出学术研究文章150余篇。启动里下河文学流派长篇小说创作扶持项目,扶持本土具有里下河特色的长篇小说作品10部。聘请专家撰写《里下河当代文学史论》。与《文艺报》、《小说评论》合作,开设了“里下河文学研究”专栏。据不完全统计,四年来共有200余篇研究成果,在全国重要文学报刊发表,里下河文学流派已成为当下全国文学界的一道靓丽风景。

2016年研讨会以“里下河:城乡表达的现实与未来”为主题,对其进行深入探讨。与会专家认为,在此前有关里下河文学的讨论中,绝大多数的视角都将它定位于乡土文学,很少顾及到这个流派中的城市表达,而事实上,遍布于里下河文学的各种文体,城市书写都是其中的重要的元素,具体到里下河文学的创作个体也是如此,从老一代的汪曾祺,进而到毕飞宇、刘仁前、罗望子、朱辉、王大进、顾坚、鲁敏、庞余亮、刘春龙等等,他们的写作都可以说是亦乡亦城。在里下河作家们的笔下,没有那种虚构的、至少是被夸张了的城乡对立,没有被流行的城乡对立主题所绑架,也许对里下河地区只有三级城市以及县镇规模的小城市来说,后现代的焦虑症还未蔓延,以本地原住民为主体的城市,其人际关系还是传统的模式,但也因为如此,里下河的文学保存了中国城乡的最基本的关系,这样的文学在如今的城乡流行写作当中也更具有样本性的意义。

此外,里下河文学流派与众不同的地方不仅仅是因为从里下河这个“地方”走出过“著名”作家,而是数量可观的“文学无名者”—大量的普通人成为自觉的写作者,有着各自职业的所谓“业余作者”。“里下河文学流派”不只是在文学内部封闭的命名和“传统再造”,而是主动积极的“文学空间的生产”。泰州提出“里下河文学流派”这个超出行政区划的“文学空间”概念无疑是一次成功的“文学空间的再生产”。从流派样态看,“业余”作家对文学的忠诚是“里下河文学流派”区别于其他文学流派的一个重要的指标。无论从概念的发明、历史的回溯,还是横向的扩展与未来的瞻望,“里下河”文学流派都已经超越了地方性与区域性文学的范畴。尽管初衷这个提法可能更多着眼于地方文学与文化遗产的整合与再造,在实际的讨论、运行和操演之中,里下河文学无疑逐渐具有了中国当代文学微缩景观的意味。

为进一步展示里下河文学的群体风貌,并对作家作品进行学术研究,我们编辑出版了《里下河文学》2017年刊,共推出学术研究文章43篇,对里下河文学流派作家的文学成就和特点、审美属性等进行了系统梳理和分析。我们相信,在里下河地区这片文学沃土上,将会有更多优秀的作家、作品进入专家、学者们的研究视野。

 

《里下河文学》2017年刊目录

 

流派

里下河:城乡表达的现实与未来(吴义勤等)

里下河作家群小说的民俗建构机制和途径(杨学民)

里下河文学中的日常生活叙事与女性形象(郑润良)

里下河文学流派诗歌群体的共生性意义(姜超)

从乡土市井到城乡同构(叶炜)

里下河文学:水做的文章(卞秋华)

经典

老头儿“三杂”(汪朗)

追寻汪曾祺的足迹(王干)

汪曾祺的“逸”与“闹”(毕飞宇)

受过伤的心总是有璺的(黄德海)

勾勒出冷艳凄美而又热烈浓重的生活底色(汪守德)

冰与火的缠绵(付艳霞)

后先锋时代小说的生长(申霞艳)

曹文轩对中国成长小说的探索及其意义(苏文清 刘晶)

星空

知识分子的批判立场与人文情怀(贺仲明)

“先锋”的参与和守望(王光东 刘明)

穿越时态的审美解码(沙克)

弄潮儿向涛头立(李洁非)

在“堕落时代”面前(夏 涵)

写实的“虚妄”(费振钟)

“无边”的文学观与“现场”的批评意识(韩清玉)

读书与读人(刘琼)

历史和美学的融合(吴功正)

似曾相识燕归来(汪政)

匿名与现身(朱红梅)

日常生活的潜流与诗性(韩松林等)

在两种文明交汇点上(丁帆)

楚水风情最难忘(王干)

心灵疼痛的“白纸黑字”(罗振亚)

爱以静默说出了消逝(张作梗)

绝响与绝唱(姜广平)

读“里下河”(沙黑)

在水乡风情中绽放新乡土叙事的魅力(顾维萍)

乡土叙事的变奏(周卫彬)

为普通士兵的“存在”作证(傅逸尘)

在薄情的世界深情地活着(孙建国)

群像

“地方性”写作者的意义(何平)

现实与现实感(周卫彬)

诗人翟明(严勇)

他乡与故乡(周卫彬)

我们都是泥孩子(庞余亮)

对可能会被符号化的拒绝(姜广平)

叙事伦理的“善与爱”(黑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