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首语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自然环境和地域文化对生于斯长于斯的作家来说,有着无法摆脱的影响。“里下河文学流派”是在里下河这片文学的沃土上成长起来的,绵延多年的深厚文脉赋予其强大的动力。上世纪80年代以来,里下河文学流派进入一个新的重要发展时期,诞生了以汪曾祺为代表的一批作家、评论家,他们的“里下河式书写”成为推动中国当代文学发展的重要力量。

近年来,里下河文学流派研究越来越受到广大学者、评论家的重视。里下河文学研究中心已成为江苏文学研究的重要版块之一;由《文艺报》社、江苏省作家协会、泰州市文联共同举办的全国里下河文学流派研讨会已连续召开三届;在《文艺报》、《小说评论》开设“里下河文学研究”专栏,持续扩大里下河文学流派在全国的影响力。据不完全统计,三年来共有近百篇研究成果,在全国重要文学报刊发表,成为当下文学界一道亮丽的风景。

2015年研讨会以“里下河文学的多样性与阐释空间”为主题,对其进行深入探讨。与会专家认为,里下河文学是一个丰富多彩的世界,除去体裁的丰富性,其题材、叙事视角、创作手法也是多样的。其作品既有现实主义的写实也有浪漫主义的抒情,还有现代主义的抽象写法。在传达作品与社会关系方面,有的作家体现出温情的写实,有的作家则较为犀利,这既来源于这片土地,也映照出了作家的内心世界。从写作内容与作者的身份上看,里下河文学存在三种写作方式,即在乡式、离乡式和返乡式写作。在乡式写作其写作的题材、趣味呈现出典型的里下河特色。而毕飞宇、鲁敏、朱辉、王大进等的离乡式书写试图表达另一种对社会与人生的思考。返乡式写作的代表人物是汪曾祺,他将“里下河色调”渲染到笔下的写作对象上,这不但喻示了里下河书写还有无穷的可能,更使“里下河风格”获得了美学上的独立。也即是说,里下河地区的作家用文字自觉地建构和丰富里下河乡土精神或乡土文化,但这并不排斥作家创作的多样性,而是强调某种文化共同的精神特质。透过作家的具体创作,可以发现里下河文学的共生性,这缘于作者身份的共生性、经验的共生性和文化的共生性。

为进一步展示里下河文学的群体风貌,并对作家作品进行学术研究,我们编辑出版了《里下河文学》2016年刊,共推出学术研究文章45篇,对里下河文学流派作家的文学成就和特点、审美属性等进行了系统梳理和分析。我们相信,在里下河地区这片文学沃土上,将会有更多优秀的作家、作品进入专家、学者们的研究视野。